公子清洹

一只咸鱼。

昨天的生贺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到。但是他今天好像没空理我

【白杨】

   算是个生贺
  依旧幼儿园文笔
    ooc飞起

     白庶不高兴。
     白庶很不高兴。
     白庶非常不高兴。
     今天本来应该是他难得休息,他的脑中已经计划好了和队长美好的一天。
     然而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一大清早杨聪就接到了俱乐部的电话而奔波。待特地请假睡了懒觉的白庶醒来之后面对人走床凉。

       拔吊不认人?!!?还没完全清醒白庶脑子里闪过乱七八糟的念头。顶着鸡窝头接受自家队长把自己扔家里的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 另一边杨聪接到电话去到战队便开始忙的不可开交。等白庶找到的时候杨聪正在战队附近的咖啡店和一位帅哥相聊甚欢。于是大早上没迎接到队长怀抱白庶更不爽了。

       白庶找了个能看到他们的位置鬼鬼祟祟坐下。看着杨聪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与对面的人聊天,不知聊了些什么,杨聪时不时会被对方逗笑。

        白庶醋意渐升,看见对方拿出玫瑰花再也坐不住了,扔下快被他捏皱的菜单,气势汹汹的起身向那边走去,却在一半的时候听见杨聪的声音
“谢谢你的好意,但是我不能接受”白庶脸上还是那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。
“我已经有了想与他共度一生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  对方笑笑,“很可惜,但是杨先生不觉得,我们可以试试么,说不定我会比那个人更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这样挖墙角白庶还能忍?白庶不能忍。于是他打算……静观其变。不是他怂,是他也想知道杨聪的选择,这份感情杨聪一直处于平平淡淡的状态,这让白庶一直很不安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条件的确比他好,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更喜欢他一些”杨聪笑笑,抬手指了指躲在花后的白庶。“与他经历了这么多,我很清楚,共度一生的对象。”

       白庶也随后出来,似是宣誓有一样揽住杨聪,那人怂怂肩“那我还真是没机会了 ,杨先生,祝你们幸福。”杨聪与人客套几句他便走了,出了咖啡厅白庶拉着杨聪的手,仿佛下一刻他就会走掉。杨聪也只能任他牵着。

      这被抛弃的大型犬一样是怎么回事啊。但是也只能无奈的顺了顺挂自己身上的大型犬的毛。“我不是还在么。”
“可是我真的怕你什么时候和别人跑了”白庶脸埋在杨聪脖颈间,声音闷闷的。

      “对自己有点自信。”杨聪揉揉白庶的头发,心里暗暗感叹一句手感不错。“你和我经历了这么多,为什么不能相信自己呢。”

       “队长说的,想共度一生的人是我吗。”杨聪愣了愣没想到他还真听去了“我没想好,对我来说一生太长了,我……”白庶堵住杨聪的嘴“好了,那我们不如一点点走下去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
认识一年多了,生日快乐 @仇夕夕

【白杨】日常小甜饼

一个日常的小甜饼,ooc
若有雷同算我抄你
算是给自家白庶的一个小礼物,文笔不好就这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 虽然还没正式入秋,但是几场雨已经将夏日的暑气浇的差不多。虽说还不至于棉袄秋裤,但是也得加一些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 杨聪解决完俱乐部的事情天色已经很晚了,他围上围巾出来俱乐部便看到门口路灯旁t恤配牛仔裤的白庶。夜晚的风吹在皮肤上也是冷的刺骨,白庶也不知在外面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    杨聪出来的时候白庶已经发觉,连忙凑了上去“队长你终于处理完了,也不知道经理扔给你那么多事情干什么。”
杨聪和白庶并排走着,听着白庶念叨,自然的走到了一家小吃店旁边,道“吃点么?”

        白庶和杨聪对面坐着,服务生端上来的热面雾气氤氲,模糊了对面人的面孔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自己与白庶,交往多久了呢……”想想也是蛮久了,当初这个大男孩和自己告白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会坚持那么久。现在想想一年多走过来也是磕磕碰碰。不过现在他们还在一起,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 从店里出来后已经快到了十二点,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。旁边有不少小情侣搂搂抱抱这走过。白庶似孩子气一般拉着杨聪的手。

      手很冷,又不多穿些,生病了怎么办。杨聪无奈,将自己脖子上的长围巾围了一半在白庶脖子上。

       两人在路灯下交换了一个吻。


@仇夕夕

这是什么,这是暗示思追抓住机会啊!【无视我的字……】

咳咳,意外,雷狮的改过一下

刚刚意外把雷狮的人设发成了第一版,这里重新发一下终版

存个凹凸私设,伐时者
朋友想出私设就一起弄的

呜呜,开心,付上一张灵魂画手的曦孤

看到金光一阵兴奋,结果……第三只了喂!杰大你眷顾我倒是给我个孤剑啊

论一个人设的进化历程